首页 / 投稿 / 恐怖短篇鬼故事(短篇鬼故事:无法到站的地铁)

恐怖短篇鬼故事(短篇鬼故事:无法到站的地铁)

今天给各位分享恐怖短篇鬼故事的知识,其中也会对短篇鬼故事:无法到站的地铁进行解释,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

今天给各位分享恐怖短篇鬼故事的知识,其中也会对短篇鬼故事:无法到站的地铁进行解释,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,别忘了关注本站,现在开始吧!

本文导读目录:

1、短篇鬼故事:无法到站的地铁

  “前方到站,金台夕照,有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。Next station is······”头顶突然传来的报站声让我猛然惊醒,我坐起身子揉了揉因为靠在扶手上而留下印子的脸颊。同时睁开朦胧的睡眼,低头尴尬地摸出纸巾将嘴角流出的口水擦掉,却不小心弄花了豆沙色的唇彩。我······怎么就睡着了?如果没记错的话,我应该是太累了。我是个北漂,正如千千万万没有背景的本科毕业生一样,在偌大的北京城里做一份可有可无的工作,拿着微薄的薪水来维持自己窘迫的生活。为了节省房租,我在五环外的偏远地区与三个姑娘一起合租,因此每天的上下班都要在地铁熬上个四十分钟的时间。当然,这是运气好的情况下。如果运气不好,下班高峰期的人群有如汹涌的洪水开闸,在保证自己脚不离地的情况下,能顺利一次挤进地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而我又恰巧不太喜欢与人有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,于是我便成为了老板们都很喜欢的“自觉加班”的那类人。这样做不仅能让我避开晚高峰,还能让我在地铁上找到座位。抬起手腕看看表,晚上九点十三分。我的对面坐着一对母子,母亲打开了卡通水壶递给了自己的儿子。小朋友肩头还背着绿色的书包,看样子应该是上什么补习班才拖到这么晚吧。他接过水壶刚要喝下,却突然手滑,印着超人形象的水壶掉落在地,呼啦啦洒了一地的水。“哎呀,你怎么回事。”母亲脸一红,立即蹲下来从挎包中摸出纸巾将地板擦拭干净,小朋友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,吐了吐舌头便不再说话。“阿嚏——”我刚回过神,身旁坐着的西装革履的大叔就猛然一个喷嚏打断了我的思路。他从那明显是A货的公文包里摸出一张丝质手帕,胡乱擦了擦便塞回了裤兜。终于消停了。我坐在坚硬的地铁座位上偷偷伸了个懒腰,活动了一下自己酸胀的身体。这时,一个穿着时髦的滑板少年戴着夸张的金属色耳机从我面前经过,看样子是要准备下车。他手里抱着黑色的滑板,随着耳机里音乐的节奏晃动着身体,随即站在了地铁门口靠在扶手上,摸出手机点开了某款休闲游戏。对了,到哪里了······由于刚才我莫名其妙睡着而错过了很多站,我此时为了确定自己还要有多久的时间才能到家,而起身去查看门顶部的站台信息。然而在我捕捉到它那闪烁的绿色光点时,神经中早已放松的戒备,却同时被激起而猛然打了个寒战。下一站,金台夕照?

  我是从金台夕照的上一站的国贸上的车,也就是所谓的白领聚集地。可我分明感觉自己已经睡了很久,为何才偏偏一站还未到?我的冷汗从额角划下。身旁的滑板少年见我神色慌张而多看了我两眼,我努力平复自己,深呼吸,保持平静。或许是最近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,精神紧张又天天加班到晚上九点,才会这么疲惫吧。以至于让我在国贸站到金台夕照站这么短短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,竟睡了个饱。我重新坐回到座位上,低头自嘲地笑笑。不对!我猛然意识到了事情的蹊跷。虽然现在是晚上九点多,但在这条主干道上的地铁线从来不会这么空旷。虽然不像高峰期那样人挤人,但座位毕竟还是稀缺。我回头向两侧看去,车厢内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,除了刚才的那一对母子和身边的西装大叔,还有这个即将下车的滑板少年外,就剩下远处角落里坐着的一名戴着墨镜的成年女子,和一位正在低头看小说的高中生。这节车厢竟然只有我们七人。我努力回忆自己上车时候的情景,明明是坐满了的车厢,我这个位置又是和旁边的人挤了挤才得到的,但是因为眼皮太沉一挨座位就睡着了,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大家竟然都已经下了车。下车······我倒抽一口凉气。从国贸站到金台夕照站,根本就没有停站,那么我上车时坐满车厢的那些人······究竟哪去了?我颤巍巍吞了口唾沫,双腿有些发软,顿时困意全无。就在我睡着的这么短短三分钟不到的时间里,身边的人,在运行中的地铁这样一个封闭的空间,凭空消失?我摸出手机试图和室友聊聊天来平复自己紧张的思绪,可偏偏手机信号全无,别说连接网络,连短信都发不出去。我懊恼地收起手机,只好再度观察起这其他六名和我一样被困在车厢中的乘客。滑板少年嚼着口香糖低头玩手机,一身轻松,看样子下一站就要下车;而那对母子,母亲还在喋喋不休地对着小朋友唠叨,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嘱咐,什么喝水不要讲话以免被呛到啊,什么要按时吃饭不然对身体不好啊之类,小朋友面无表情坐着安静地听,没有任何反驳;坐在我身边的西装大叔看样子身体有些不适,鼻头红红的似乎像是在过敏,不停拿自己的手帕擦拭鼻尖;远处角落里的女人戴着墨镜,手中握着一支几乎枯萎的玫瑰,失魂落魄地倚在角落看不出什么表情,但是似乎有些悲伤;至于那个低头看书的高中生,似乎是被什么有趣的剧情所吸引,津津有味脸上还挂着微笑。“小姐?能听得到吗?”我被耳边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急忙回头,可身后却没有任何人,只有那个跟着音乐节奏摇摆的滑板少年。什、什么情况?刚才分明是一个女性的声音,而且很明显是在叫我。难道我出现了幻听?我摇摇头,将背靠在座椅后方陷入沉思。太奇怪了。我心里有些发憷,于是决定等下到了金台夕照之后就下车,即便是浪费几块钱,我也不想在这个压抑又诡异的车厢内多待一秒钟。说到时间······我突然觉得有些奇怪,从国贸到金台夕照分明没有多远,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到站?车窗外是黑漆漆的地铁通道,迅速移动而发出轰鸣的噪音。地铁就是这样,看不到外面到底是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地下的什么位置,只能依靠头顶的报站信息屏。对了!我恍然大悟,会不会是报站信息屏的指示灯坏掉了?我一上车就睡着,或许电子指示灯正巧就是坏在金台夕照站,所以现在很可能已经走了很远,快到家了也说不定。而刚才那些诡异的时间错觉,都是那个一直停留在金台夕照站的小绿灯造成的。我暗喜,并对自己的推断表示认同。于是我轻轻挪了挪身体,转头看向身边的西装大叔:“那个,你好······我想问一下,下一站到哪里了?”西装大叔停止了他疯狂擦拭鼻头的动作,狐疑地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尽是迷茫。“哦是这样······”我急忙笑着解释,“刚才我睡着了,怕坐过站,所以想问一下······”西装大叔似乎有些冷漠,并不是十分友善地抬手指了指站台信息屏:“不是写着呢,下一站金台夕照。”我怔住。我的身上开始凸起细密的鸡皮疙瘩,门口的滑板少年似乎注意到了我这边的动静,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我,然后抬头看了看站牌。那也就是说,报站牌没有坏,我的的确确是在这短短不到一站的时间内睡了一个长觉。可是······那些失踪的乘客呢?我慌乱站起身去求证。或许是我想多了,一定的,那些乘客或许去了其他车厢也不一定,大晚上的,车厢空旷也很正常······我的思绪开始崩坏,跌跌撞撞地走向隔壁的车厢。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更为崩溃。隔壁的车厢中······一个人都没有!我像是疯了一般快步走向反方向的另一节车厢,而那原本的六名乘客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,丝毫没有注意到这地铁车厢中的诡异。我冲到另一节车厢,却只看到了一模一样的景象。空荡荡······整趟列车,就只有我们七名乘客!!我近乎疯狂地原地蹲下抱头深呼吸,努力整理自己的思路和心情。然而不管我怎么想却也想不明白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仅剩的理智告诉我,下一站,金台夕照只要一到站,我就一定下车,远离这诡异的列车!!到站······为什么还不到站!我疯狂地敲击地铁车门。不对,从我醒来明明已经过去很久了,列车为什么还在运行?我慌乱中忽然瞥见了自己手腕上的石英表,那尖锐的指针如同锋利的匕首,猛然插入我的胸腔。九点······十三分······从我刚才看表到现在,时间居然停滞,一分钟都没有过去?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翻出包里的手机去查证自己的手表是不是出现了问题,可是屏幕上那大大的“21:13”却无情地撕开了我最后的坚强,两行热泪从眼角滑落,让我彻底陷入了崩溃。“救命······救救我······”我跌撞地回到原来的车厢,可这其他的六名乘客都不愿意搭理我。母亲还在喋喋不休,滑板少年还在听音乐,西装大叔还在擦鼻子,墨镜女人依旧在暗自神伤,高中生低头翻页的声音,划破了我的理智。“你们、你们不觉得奇怪么!?”我像是精神病人般在他们六人面前游说,解释自己所见的不寻常。诡异的时间差,封闭空间内消失的乘客,一直运行的地铁,停滞不前的时间······我努力用残破的句子组织语言表达,可他们却根本不想搭理我,唯独那名滑板少年抬头看了看我,冷漠地对我丢出一句话:“下一站下车不就好了。”是啊······下一站,我一定要下车!就在同时,这趟一直运行的地铁,居然停下了!我屏住呼吸死死盯着眼前的地铁门,透过窗子,我看到了外面的站台。是站台!是正常的、久违的金台夕照站站台!下一秒,地铁门像往常一样被打开,外面站台上竟然站满了人,他们神色各异,年龄参差,熙熙攘攘站在并不宽敞的站台上冷漠地看着我。一直守在门口的滑板少年没有犹豫就抬脚下了地铁,融入了那些站台上的人们。可是那些人并没有要上车的意思,他们就那里冷冷站在那里,面无表情地看着我。下······还是不下?这一瞬间我犹豫了,因为我在这些人的脸上看到了死气,他们并不像这列车上原本的六名乘客那么自然,而是铁青了脸阴沉沉看着我,似乎在等待我的下车。“小姐?听得到吗?”忽然,那个熟悉的女声再次传来,而这一次,却十分清晰,分明就是从站台上的人群中传出。这么冷不丁的一句问候,却让我刚要迈出的右脚犹豫了。我突然想起了之前消失的乘客,再四下打量站台上那些阴郁的人群,似乎就像是之前凭空消失在国贸站和金台夕照站之间的乘客。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,让我对着面前这道地铁门,产生了动摇。一步之遥,或许······就是生死之隔?“来啊,下车啊。”“下来吧,到站了。”“快下来,要关门了······”人群面无表情地看着我,机械般重复着那些冰冷的话语,催促我的下一步动作。不要······我摇摇头恐惧地后退,却不小心撞到了车厢中那名戴墨镜的女人。那女人挣扎着朝地铁门走去,刚一靠近地铁门,却被那站台上的人群给簇拥着拉了下去。眼前的场景让我更加恐惧,也就更加让我坚持了不下车的信念。下了车······说不定就和这些消失的乘客一样,再也回不来了。就在车门响起报警声即将关闭的时候,身后的那名母亲突然用力推了一把自己的孩子。小朋友身上还挂着那个卡通水壶,却一个趔趄扑倒摔在了站台上,站台上冷漠的人群迅速簇拥着小朋友往远处走去,根本不理会小朋友此时正哭喊着找自己的妈妈。而刚才做出异常举动的母亲,此时跌坐在我面前,欣慰地笑了。不对!我猛然醒悟,转身就要下车。可是此时地铁车门已经关闭,我疯狂敲击着地铁门,却根本阻止不了列车继续恢复了的高速运行。滴————尖锐的机器蜂鸣声吵醒了守在一旁的护士,年轻的女护士站起身急忙按下病床顶部的呼叫按钮。“小姐?你能听见吗?”护士用手翻动病床上病人的眼皮,企图唤醒对方的意识。值班的医生听到铃响迅速赶来,可是屏幕上代表心跳波动的折线早已变成了一条没有起伏的地平线,这名抢救了一晚上的乘客,终归还是重伤不治,平静地离开了。这名伤员是个年轻的女孩,看样子是刚下班,却刚巧遇到了那辆出了事故的列车。病房里的电视上还在播放着今夜最为重大的新闻:“今晚九点十三分,地铁10号线国贸站-金台夕照站段出现小型爆炸,其中一节车厢受创,车厢中三十名乘客均受到重创。“其中轻伤二十三名,重伤七名。七名重伤乘客已送往就近医院抢救,有两名在抢救途中停止呼吸,三名已脱离生命危险,尚有一名仍在抢救中······事故原因仍在调查,请持续关注······”病房里,死里逃生的乘客心有余悸地看着彼此,都说不出话来。重伤的七名乘客中有一对母子,母亲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便已经停止了呼吸,而她的孩子因被护在怀中而没有造成致命伤害,已经脱离了危险。另一名在送往医院途中便已死亡的,是一名正在上高中的学生,因为事发时在看书,并没有及时进行躲避而被爆炸碎片击中动脉,失血过多死亡。送往医院最先抢救过来的,是一名年轻却穿着时髦的少年,当时手中抱着滑板车,刚巧护住了头部,因此最先苏醒过来。紧接着醒来的是一名成年女乘客,躺在担架上却死死握住一枝玫瑰,或许是刚刚约会结束,幸好伤势并不严峻,经抢救也脱离了生命危险。最后醒来的是一名中年男子,西装革履的上班族,因面部受伤而造成鼻腔充血,在即将窒息的情况下及时进行了呼吸辅助,才终于捡回了一条命。而这最后的一名年轻女子,生死线上徘徊了一夜,却也依旧没有抓住最后的一丝希望,最终平静的离开。…………“下一站,金台夕照······”我耳畔传来熟悉的报站声,我却根本不想睁开眼。金台夕照,还早,下一站,下下一站,距离我下车,还早呢······


恐怖短篇鬼故事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,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,更多关于短篇鬼故事:无法到站的地铁、恐怖短篇鬼故事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遨游号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遨游号所有文章资讯、展示的图片素材等内容均为注册用户上传(部分报媒/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)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dra9on333@qq.com反馈,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。https://www.eurlate.com.cn/125688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