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/ 投稿 / 梦见自己相亲(故事:第20次相亲失败我正伤心,总裁上司却来告白“做我的夫人”)

梦见自己相亲(故事:第20次相亲失败我正伤心,总裁上司却来告白“做我的夫人”)

今天给各位分享梦见自己相亲的知识,其中也会对故事:第20次相亲失败我正伤心,总裁上司却来告白“做我的

今天给各位分享梦见自己相亲的知识,其中也会对故事:第20次相亲失败我正伤心,总裁上司却来告白“做我的夫人”进行解释,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,别忘了关注本站,现在开始吧!

本文导读目录:

1、故事:第20次相亲失败我正伤心,总裁上司却来告白“做我的夫人”

  本故事已由作者:吴杉君,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每天读点故事”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,侵权必究。

  程思思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的第18次相亲居然是在医院的监护室里,而相亲对象是个植物人。

  她全身每一个汗毛都在叫嚣着,想要怒撕面前口若悬河的介绍人,但良好的教养让她忍住了。

  “要不是李总出了车祸,这种好事也轮不到你。过千万的身家,进门就当阔太太享福,几辈子修不来的。”

  “小程啊,你也不用担心,之前有先生也说了,只要冲喜结婚,他百分之百会醒!”

  程思思能清楚地看到,从介绍人嘴里喷出的吐沫星子。她往边上闪了闪,然后拿起手机连拍数张,给自己的母亲发了过去。

  “哎?小程你别走啊!阿姨是看在你妈妈的面子上才给你介绍的,你知不知道李总很抢手,好多女孩都想跟他呢!”

  程思思出了监护室的门再也忍不住脾气,她猛地回头,撩了撩头发没好气地道:“给我找个植物人,我是得好好感谢您八辈祖宗。阿姨,我记着您闺女还没结婚呢吧?李总这么好,让他给您当女婿吧!”

  说完程思思头也不回地走了,介绍人却穷追不舍,声音响彻医院楼道,惹得人人侧目。

  程思思尴尬至极,正想着怎么脱身,忽然看到急诊输液室门口一个高大,却有点不怎么威猛了的身影。

  她激动得双眼冒光,噌一下就冲了过去挽住对方,关切地道:“骆总,您这是怎么了?上班时候还好好的,现在怎么就……”

  程思思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骆骏将身体的全部重量压了过来。

  “唉唉唉?骆总?你晕了?”程思思欲哭无泪,怎么好不容易找了个脱身的借口,反而感觉自己被坑得更惨了呢。

  介绍人一看这混乱的场面脚底抹油跑了,周围的医生护士全都围向程思思和骆骏。

  几个男护工帮着把骆骏抬到床上,护士大夫忙活起来,程思思悄咪咪退后了一步,然后又是一步,准备溜走。

  可计谋没得逞,她一把被个年长的护士揪住,责备道:“男朋友病了你也不说照顾着点,人都晕了,快去把这些检查费交了。”

  程思思想要辩解,老护士又继续说道:“快去啊,别耽误检查,万一病人有个三长两短的……”

  后面那些话程思思没听进去,她脑袋里主要想的就是那个“三长两短”的后续。

  骆骏是她公司的老板,他病不要紧,可他死了,自己的工资和奖金怎么办?因为这种缘故失业,是不是连补偿金都没有!

  一整晚,程思思就像照顾亲妈一样照顾着骆骏,兢兢业业勤勤恳恳。

  清晨,骆骏醒来的时候,入眼便是程思思过于惨白的脸,以及眼底的乌青。她长相秀美,自带一股灵气,胳膊支着脑袋,侧靠在病床边眯瞪。

  骆骏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程思思,眉头越拧越紧,这个女人到底是谁?怎么靠着他的病床睡着了?

  他动了动身子想要起身,惊醒了程思思。女孩略显疲惫的神态,让骆骏那份生人勿近的气场收敛了几分。

  “骆总您醒了?饿不饿,我给您买早饭去?”程思思睡眼惺忪,揉着发麻的胳膊问道。

  骆骏没回答,眯起眼睛审视着程思思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  程思思脑袋腾一下就炸了,也瞬间清醒过来,她连家都没回无私奉献了一整晚,他竟然问自己是谁?叔可忍婶不可忍!

  *

  “我是您的员工程思思啊,这周一早上您还给我们普及了工作中狼性的重要性!”

  程思思恨不能把自己从工作到现在,每次跟骆骏接触的大事小情都讲了遍,可骆总依旧一脸迷茫,甚至反对她起了几分戒备。

  “你工号多少?”在程思思绞尽脑汁解释了半小时后,骆骏终于开口了。

  程思思用略带沙哑的嗓音,报了一串数字,闻言,骆骏原本满是迷雾的眼眸,瞬间拨云见日。

  “是你啊,策划部的那个,我想起来了。”骆骏接着又道,“那份跟新阳百货的合作企划,你足足改了十五次还没通过!”

  攥着水杯的程思思,很想泼骆骏一脸,合着自己老板记人全靠工号和工作报表,而不是样貌?

  “原来你叫程思思啊……”骆骏眉峰略蹙,像是努力在记什么的样子,“我记下你的名字了,还有昨晚谢谢你。”

  直到骆骏的特别助理来医院接班时,程思思才知道,自己有幸成为公司里除了助理和秘书小张外,第三个在骆总那里“拥有”姓名的员工。

  临近中午,程思思跟助理将转入普通病房的安顿好后,坦然地提出了请假要求,“骆总,我昨晚熬了一宿实在是困得很,您看能不能…”

  “想请假?”骆骏一边抱着笔记本电脑处理工作,一边问道。

  程思思点头如捣蒜,“毕竟您也晓得,情况特殊,对吧?”

  骆骏淡淡的哦了声,然后道:“可你今天上午的工作还没干,下午再请假的话,这周末就要加班赶进度了。”

  程思思已经在脑海里抓狂尖叫了,她这是为了谁才耽误工作的,那厮心里没点数吗?

  “所以,我的建议是简单午休一下,下午去公司,今天晚走一会儿的话,新阳百货的第十六版修改方案可能就做出来了。”骆骏直戳程思思的软肋,让其无法反驳。

  “好的老板,我知道了。”程思思一脸生无可恋地离开了医院,打车直奔公司。

  她必须加快进度赶出企划方案,因为今晚有她母亲安排的另一个相亲局。

  程思思的生活其实跟骆骏一样简单枯燥,前者不是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路上,而后者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准备工作。

  程思思的第十六版合作方案没能如愿在下班前赶完,那边自己母亲的夺命连环call已经快把她逼疯了。

  “程思思我警告你,今晚你要不能按时出现,我就跟你断绝母女关系!”

  程母的吼叫声透过手机听筒传来,回荡在只有程思思一人的办公室里。

  她刚想答应,只见领导发来了微信截屏,高管群里骆骏点名让程思思今晚交方案。

  一边是狼性老板的压榨,另一边是老母亲以命相逼的决绝,程思思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老母亲。

  毕竟老板又不跟她过日子,大不了挨一顿骂,可自己老妈却要天天见,今天不去她就要被碎碎念不知多久。

  程思思利落地关了电脑,随意扯了个理由跟领导请了假,直奔相亲的餐厅。

  秃顶、大金牙、有口臭…程思思对面的相亲男正满嘴跑火车,她坐在商业街最高档的餐厅,盯着桌子上仅有的两盘素菜,觉得有些倒胃口。

  显然,她第19次相亲,无疑跟前18次一样,宣告失败。

  她叹了口气看着相亲男的脸,脑海中竟不自觉浮现出昨晚骆骏那略显惨白的病容。虽然他病着,可颜值在线,不开美颜都能随便甩人一条街。

  桌上的青菜还有自己面前那碗粥,都是大夫嘱咐骆骏多吃的食物,也不知道骆总有没有乖乖听话。

  程思思正这样想着,忽然瞥见从楼梯上下来的人格外像骆骏。她揉了揉眼睛,侧身再看,果然是他。脸色略白,但配上他深邃的五官,有种病态的美。

  像是受到什么感应,骆骏的双眼准确无误地与程思思的对在了一起。这让程思思全身一激灵,头皮发麻,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。

  骆骏那平直舒展的眉,在看到程思思后,拧巴了。他没有丝毫停顿,直奔程思思这桌,脸色阴沉的可怕,压迫感隔着八丈远都能感受到。

  骆骏高大的身形,在相亲男面前投下一片阴影,相亲男咧开嘴露出大金牙问道,“你是谁?”

  骆骏抿着唇指了指程思思,没有丝毫要说话的意思,相亲男似乎脑补了什么,愤然离去,好像程思思是个渣女一般。

  骆骏顺势坐到了相亲男的位置上,对程思思说:“你不是说家人生病,要去医院陪护吗?”

  程思思尴尬地别过头,“病突然好了,您信吗?”

  骆骏淡不置可否地笑了声,“工作没完成,却被老板抓包翘班相亲,这该怎么罚才好呢?”

  “老板,我错了,我现在就回公司加班!保证今晚把第十六版修改方案给您!”程思思立马求饶。

  骆骏摇了摇头,敲了敲桌子,“就在这里,我盯着你改完。”

  程思思觉得骆骏肯定是疯了,“这里可是餐厅啊!”

  “有意见?”骆骏反问。

  “没有,您是老板,您说了算。”程思思认命。

  骆骏点了杯咖啡,一边刷着财经新闻一边等程思思修改好方案。

  “好了,都按要求改完了。”程思思把电脑转了个方向,对准骆骏。

  男人喝干净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,慢慢滚动鼠标看起方案来。

  “过来,还有几个地方要改,我跟你说一下。”

  骆骏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,看的程思思心惊肉跳,以为他生气了,于是赶紧凑到他身边。

  他修长的手指刚抬起对准屏幕,忽然眉头一拧,痛苦的呻吟声从嘴里溢出,而另一只手则用力地按压胃部。

  “骆总,您怎么了?胃又疼了吗?”程思思是真的慌了,她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

  骆骏的唇抖了抖,像是要说话,但终究没说出来,就又晕了。他身子顺着惯性歪下去,又一次压在了程思思身上。

  女人头上恨不能冒出三条黑线,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,连着两天都“美救英雄”,碰上自己老板出事。

  这一晚,程思思头一遭跟着救护车送病人去医院。

  第二次胃痛昏厥后醒来,骆骏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,依旧是程思思。那女人正抱着一个保温桶,往碗里倒粥。

  白花花的米粥,里面夹杂着稀碎的食材,伴随着热气蒸腾,属于粥特有的香味也钻入了骆骏鼻子里。

  真香啊!他的身体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,肚子咕噜噜叫的格外响。

  但某人为了维持总裁高高在上的威严,拿着腔扯别的:“昨晚的事,谢谢你,月末给你发奖金。”

  程思思把粥碗端到骆骏面前,用勺搅拌了几下,舀了一勺喂到男人嘴边,“吃吧,温度刚好,适合你的胃。”

  “我自己来。”骆骏伸手去接碗,可被程思思躲开了。

  “骆总,拜托您当个听话的病人吧。手上扎着针,您要怎么自己吃?”程思思一副家长哄孩子的模样,“现在张嘴,啊~~~”

  骆骏有点不好意思地张开嘴,将粥一勺勺喝下,胃里也跟着熨帖起来。

  他看着喂自己的程思思,巴掌脸、清秀的眉眼,她喂他粥的时候似乎格外认真,一点也不像一个方案能改十多次的人。

  骆骏觉得那碗粥的味道,好到令他能刻印在记忆里,一同印进去的,还有程思思认真喂他粥的样子。这是他除了工作、文件、市场行情之外,能记住的全新的事物和人。

  一碗粥吃了个干净,骆骏可怜巴巴的看着程思思,又看了眼保温桶里剩的。

  程思思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,竟然训起了老板,“您的胃还在恢复,哪能一次吃这么多?现在不许吃了,馋的话一小时后再吃。”

  按照骆骏以往说一不二的性子,哪是会听程思思话的,可这次他竟破天荒的当了乖小孩。

  他随手去拿床头柜上的电脑,却被程思思反手按住,“不可以!大夫说你要好好休息,不能再工作了。”

  “可我已经醒了,待在床上也算休息。”骆骏为自己争取着,此刻怕是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,一向固执己见的自己,竟然有耐心跟程思思解释。

  程思思抢过电脑抱在怀里,“骆总,你是急性胃炎加胃溃疡,差那么一点点胃就穿孔了。大夫都说了,跟你饮食不规律外加高强度工作有关。都这会儿了,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?”

  骆骏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程思思没见过的表情,有点委屈又有点无措,但人总归是没再去碰电脑了。

  沉默了大概一分钟,骆骏问道:“粥是你特意给我熬的?”

  一想到这个程思思就没好气,“不是我,是我妈给您熬的。”

  自从她上大学后,程妈妈除了往她嘴里塞药,就再没喂过香喷喷的粥。昨晚她打电话回家说老板病倒,自己要在医院陪护,她家的太后娘娘,居然无比热情的熬了粥特意送到医院。

  不止如此,临走前还嘱咐她,她老板不仅一表人才,还拿捏着她的饭碗,一定要好好伺候。

  骆骏没想到答案会是这个,脑子一热说道:“我出院后一定登门感谢伯母。”

  骆骏恢复正常上班,大概是在一个月之后。程思思那改了无数版的方案,终于通过。不用加班的日子,她不是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路上。

  比如现在,程思思推开家门,就看到客厅里坐着个眼镜男,对方正露着八颗大白牙朝自己挥手问候。

  而程妈妈正热情的往眼镜男面前堆食物,点心、水果、坚果、茶水,能吃的全送上。

  “思思啊,你陪小张聊会儿天,妈妈去做饭。”程妈妈撮合之心昭然若是。

  一顿尬聊之后,饭菜总算上了桌,程母端起酒杯提了口气正准备发言之际,程家的门铃响了。

  “可能是快递,我去取。”

  程思思起身要去开门,却被程母拦住,“你坐下,我去就行,你陪小张吃饭聊天。”

  可等程母回到餐厅的时候,多的不是快递,而是个人,并且是程思思的熟人——骆骏。

  餐厅的四个人大眼瞪小眼,反倒是骆骏先开了口,“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,那伯母我改天再来拜访吧。”

  程妈妈看了眼一身金贵的骆骏,又撇了眼他进门时拎来的礼物,更想到这人是自己女儿的老板。

  一番权衡,程母大手一拍,“骆总,您说的哪里话!您又不是外人,快请坐。”

  她搬了把椅子,就放在程思思身边。于是,餐桌上程思思左手是老板,右手是相亲男,实打实的双面夹击。

  程思思也谨小慎微,秉承着相亲失败无所谓,但老板一定要伺候好的原则,十分谄媚。

  “骆总您吃菜,菜心很好吃。”

  “这个鱼块您尝尝,我妈妈的拿手菜。”

  “牛肉羹养胃,适合您的。”

  眼镜男脸色越来越差,好好的相亲局,女方居然当着他的面,当别的男人的舔狗,这谁能忍!

  骆骏扫了眼对方,暗暗挑眉,内心竟生出几分得意。他像是故意一样,扫了眼程思思给自己夹的菜。然后把鱼剔刺取肉,又夹回到程思思碗里。

  “思思啊,不是我说你,当着外人也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吧?”骆骏手没闲着,嘴也没闲着,“那阵儿我可天天吃伯母的饭菜,反倒是你,照顾我都累瘦了,应该多吃点。”

  一桌子人,除了泰然自若的骆骏外,全都惊得说不话来。程思思的心突突跳着,她用诡异的眼神看向骆骏,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如此。

  程母则满脸惊诧,她正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,仔细揣摩骆骏话中的含义。

  而眼镜男明显段位不够,气的手一个劲儿抖,饭都没吃完就起身敷衍了句“还有事,先告辞。”便匆忙离去。

  骆骏的嘴角微微上扬,不仅心里就连脸上都写着得意。这顿饭他吃的格外多,并且特别舒心。

  程思思送骆骏下楼时,看了眼夜空那轮明月,圆的像是银盘,可怎么那银盘里忽然闪现出了骆骏的脸?

  她一时呆了,脱口而出道:“骆总?”

  身旁的骆骏看向她,女孩稀碎的发丝有几缕黏在脸上。他伸手帮她拨开碎发,手与脸颊的触碰,像是擦出了火一般,不仅让骆骏手烫,更让程思思脸红。

  “叫我有事?”骆骏率先打破沉默。

  “我……”程思思是不可能告诉他真相的,于是道,“您怎么今天突然来我家了?哦不,应该是您怎么知道我住哪的?”

  骆骏望着眼前的女孩,忽然觉得夜色下的她比天上那轮圆月还醉人。

  “我住院时说过,会亲自登门拜谢伯母。”简单一句话似乎解释了所有,但又似乎不够说明一切。

  骆骏的车驰骋在黑夜的公路上,他不愿意告诉程思思,自己翻了许久员工资料,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家的地址。

  他更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,唯一确定的是他心里疯狂的想去这么做。

  年底是公司最忙的时候,除了财务结算,也要跟合作方商洽新一年的合作方向。所以,程思思已经连续加了半个月的班,面如苦瓜。

  一整个下午程母已经给程思思打了无数个电话,催她下班后去相亲,可每次都被程思思无情挂断。

  晚上七点,程母给她发了条语音,听完后,程思思顿时冒了冷汗,赶紧放下手里工作奔出办公室。

  程母说的狠,“我现在带着人在你们楼下餐厅,你要是十五分钟不出现,那我不介意跟对方聊聊,给你找个后爹。”

  骆骏在办公室里看的清楚,程思思跑的像兔子脸上五味杂陈,他觉得有趣,但也只是笑笑然后继续埋头工作。

  没一会儿他的贴身助理敲门进来,啧啧称奇的告诉骆骏八卦,“程思思的时间管理真够可以的,加班忙成狗,居然在楼下餐厅约了相亲,现在正相谈甚欢呢!”

  骆骏手中的笔一顿,文件上多了条黑乎乎的道子,怎么看都碍眼。

  他面无表情的把文件甩给助理,“这个写坏了,重打一份给我。”

  “骆总,您去哪?”助理问道。

  骆骏眼皮都没眨一下,“饿了,下楼吃饭。”

  正值饭点,餐厅人满为患,可骆骏依旧能在人山人海里迅速锁定程思思。

  她那似星空般的眼睛,此时正认真的盯着对面的相亲男。骆骏眉头微拧,扫了眼桌上的饭菜,居然是两碗卤肉饭外加一盘沙拉。

  他说不清为什么,心里升起一股烦躁感,扯了扯领带快速走到程思思那桌,冷着脸敲了敲桌子。

  相亲男愣了一瞬,而后有点尴尬的问:“你们认识?”

  程思思这会儿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,她单手撑着额头苦笑两声解释:“我老板。”

  骆骏似乎不耐烦跟相亲男说话,对程思思道:“你的方案还没通过,我来叫你回去改。”

  相亲男意识到对方这是在赶人,于是说了声“再约”就落荒而逃。

  望着男子的背影,骆骏阴翳的心情忽然间变好了。他大摇大摆的坐在了程思思对面,而程思思正准备起身回公司。

  “坐下,别走。”骆骏说道。

  程思思有点懵,问道:“骆总,你还有吩咐?”

  骆骏点了点头,看着面前程思思和相亲男的晚饭,觉得十分碍眼,“我饿了,你请我吃饭吧。”

  排队买饭的程思思很想骂街,堂堂一个新锐公司老总,居然好意思让她这个打工仔请客,还要不要点脸了。

  可内心再怎么骂,她也不敢当着骆骏的面说,依旧老实又狗腿的把晚饭端到了他面前。

  骆骏看着面前的鸡排鲜虾双拼饭,觉得它从未如此诱人过,尤其是程思思还给他买了碗鸡蛋紫菜汤。

  就这份饭的价钱来说,明显比相亲男那份高了一个档次,这么一想骆骏吃的格外熨帖。

  饭毕两人走出餐厅,程思思要往电梯走,却被骆骏揪着胳膊拉了回来。

  “骆总还有吩咐?”程思思被骆骏几次三番的怪异行径搞的有点烦。

  骆骏指了指车库,“出去兜风。”

  “可我方案还没通过,您说让我回去加班。”她语气里带了几分怨怼,以往可不敢这么说。

  骆骏斜睨了眼程思思,颇为无赖的道:“那现在通过了,去兜风吧。”

  程思思很想翻个白眼,甚至破口大骂,但奈何对方掌握着她的饭碗,只能忍下来。

  骆骏的轿车驰骋在夜幕下的环山道上,远处星星点点的城市灯火,让程思思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  车在山顶停下,骆骏打开车篷选了首爵士乐播放。

  “我第一次带女生来这里看夜景。”骆骏眼神迷离地盯着远处的灯火说道。

  闻言程思思心里漏了一拍,放在身侧的手攥紧。骆骏几次打扰了自己的相亲,又经常做些莫名其妙的举动,该不会……

  “上学时候老师曾说过一句诗,‘暮然回首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’。”骆骏继续说,而程思思的心跳的更加快了,也好像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。

  “他们都说这诗是描写爱情的,朦胧美,可我就想不明白,爱情有什么好?工作它不香吗?”骆骏似乎真的特别费解,他皱着眉头侧身看向程思思。

  程思思飞速跳着的心脏在这一瞬间,就像被石头猛击一样,攥紧的拳头恨不能硬的像钢筋才好。

  她现在已经不止想骂街那么简单了,而是想爆揍骆骏一顿。真是个旷世奇葩,不打都对不起自己的那种。

  但程思思为了工作,绝不能伤害一心只爱工作的上司。她“呵呵”笑了两声,摔车门而去,徒留骆骏在车里迷茫。

  夜风里从山顶走到山下让程思思大病一场,足足养了半个月才好,也完美的避开了加班季。

  回公司上班的时候,骆骏带着团队去国外出差,两人完美的错过,让程思思松了口气。起码今晚的相亲局,不会被搅和黄了。

  果然,程思思的相亲十分顺利,对方谈吐优雅,相貌不俗,简直是不可多得的良品。更重要的是,对方比骆骏情商高了千倍百倍。

  第一次见面后,两人很快又约了第二次,短短一个月内就确定了恋爱关系。这坐火箭似的速度,让程思思觉得不真实甚至惴惴不安,但又被对方的柔情和甜言蜜语包裹其中,难以自拔。

  骆骏风尘仆仆地带着团队回公司那天,就看到自家公司前台排着几个快递员。

  “这是周先生送程思思小姐的花。”

  “这是周先生特意给程小姐订的下午茶。”

  “这是周先生……”

  快递员的话音被骆骏的吼声吞没:“周先生?周先生!周先生!!这公司是周先生开的?!以后只要是他的快递,通通不许进公司!”

  骆总的脸就像冬天里最冷的风霜,吓得周围人噤若寒蝉,就连快递小哥都赶紧放下东西跑了。

  贴身助理很快把自己打听到的一手消息告诉了骆骏,“周先生是程思思的新男友,据说人帅有钱还贴心,大家都说他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。听说下个月两人就要订婚了,婚礼估计在年底。”

  骆骏低头看着文件,像是没在听,可助理眼尖,自家老板的文件一直拿反了,显然他很在意程小姐的事。

  助理正琢磨着怎么帮老板出谋划策,只听骆骏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我不关心员工的私生活……还有通知下去,今晚加班,不到九点不准走,尤其是陈思思所在的企划部。”

  写字楼外夜色浓郁,骆骏看的清楚,程思思裹紧了大衣钻进一辆高档轿车里。

  那位周先生笑的温润,给程思思递上一杯热饮。紧接着车子发动,扬长而去,唯有骆骏还能嗅到空气里夹杂着一些汽车尾气的味道。

  第二天,骆骏把程思思提拔到了企划部副总监的位置。程思思头上砸下这么大一个馅饼,还在云里雾里之时,繁重的工作量如洪水般向她扑来。

  她好不容易加了一小时班搞定了工作,正准备跟周先生去看新上映的电影,就看到骆骏透过他办公室的落地窗盯着自己,明摆着是在警告她“不许走”。

  程思思心中生起一股怒意,就算骆骏是老板能管天管地,可他管不着自己的私生活。她转身故意朝他翻了个白眼,拎着包昂首阔步的走了。

  看到这一幕,办公室里的骆骏只觉得血压蹭一下升的老高,气的直接把手里的签字笔拽在地上。他想都没想拿过外套,直接追了上去。

  办公楼下,程思思正小女人姿态地准备开周先生的车门。只不过车门刚开了条缝,立马又被人给狠狠关上了。

  骆骏站在程思思身侧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眼神就像能穿透人心的利剑,看的程思思有点心虚。

  “临时有工作安排,跟我一起去个饭局。”骆骏口气有些冷,但更多的是不容置喙。

  程思思没开口,反倒是车里的周先生下了车走到程思思身边,将她护在自己身后,开口道:“思思今天胃不舒服,恐怕在饭局上只会给骆总添堵,还请您放她一马。”

  两个男人身高相仿,气势上也不分高下,就这么对视着像是在打一场暗战,一时间难分高下。

  最终,周先生笑了笑道:“骆总没说什么我就当您默认了。”然后拉着程思思的手,上了车,扬长而去。

  骆骏愤愤地把外套拽在地上,嘴里发狠:“该死的!!!”

  春日傍晚的酒吧街透着一股迷离,尤其是当酒吧驻场女歌手用略带沙哑的烟嗓,唱慢节奏的爵士风歌曲时。

  程思思托着腮,在灯光摇曳中,看着对面的男人。周先生拿起威士忌酒杯,跟程思思手中的杯子碰了碰,眼神迷离,像是透过她在看什么。

  女歌手正唱到情深处,从酒吧大门进来两个不速之客,看不清脸,只知道是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和一个身形单薄的孕妇。

  他们的响动恰好破坏了酒吧内的氛围,惹人侧目,可男人却无动于衷,领着孕妇直奔程思思这桌。

  灯光终于照清了男人的脸,看的程思思一愣,“骆总?”

  骆骏的喉结动了动,端过程思思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。他唇畔贴着杯壁的位置,恰好是程思思刚才喝的地方,这让她不自觉的红了耳根,心跳加速。

  他这样,不就是在跟自己间接接吻?

  四人沉默许久,那孕妇先出了声,她低着头,头发挡住了脸,肩膀一抽一抽的啜泣,“周,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?”

  这句话犹如突然炸裂的炮弹,让几个人都慌了。

  程思思在周先生眼里,看到了从未有过的慌乱和无措,她知道自己的相亲又一次失败了。

  事情发展到这步,已经没必要再隐瞒了,周先生抱歉的解释道:“朵朵跟我在国外相识相恋,但我家不同意,冻结了我的卡,可这时候朵朵怀孕了,我需要钱,只好暂时跟家里妥协,听话去相亲。”

  程思思因为这场闹剧,眼睛发酸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她闷头擦着,可越擦越多,眼前忽然多出来一张纸,替她沾掉脸上的泪,是骆骏。

  她心中那些对骆骏的怨愤一下子蹿了出来,眼泪就像不要钱一样,没完没了的涌出。

  程思思没理会周先生这个渣男,反而怒气冲冲的指着骆骏吼道:“我到底怎么招你惹你了?平常变着法的把我留公司加班不说,为什么非要三番两次毁我相亲?就因为我找了个能结婚的对象,你就大费周折的当众破坏给我难看?骆骏,我不是你的奴隶,你无权肆意折磨我!”

  吼完这一通,程思思愤然离去,只剩骆骏站在原地傻愣着哑口无言。

  周先生走到骆骏面前,叹了口气说道:“骆总,有些事似乎连你自己也没想明白吧。换做你公司其他人相亲,您会如此大费周章吗?您就没想过,为什么只对程思思不一样。”

  骆骏感觉自己一直被什么蒙住的脑子,豁然开朗,他喜欢程思思。

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全公司的人都觉得骆总不正常。他进门的时候手里捧着一束花,衣服不再是古板的powersuit,而是修身的西装。

  他要向程思思告白。但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,他没等到程思思的人,却等到了她的辞职信。

  骆骏慌了,他想过千万种面对程思思时的状态,就独独没想到她会消失。他赶紧掏出手机给程思思拨电话,可听到的却是占线声,显然骆骏被程思思拉黑了。

  10

  又到年末,傍晚的寒风里程思思裹紧羽绒服,推门走进一家高档西餐店。她低头看着手机里介绍人发来的桌牌号,找到位置坐下。

  对方还没来,程思思给自己要了杯热茶,慢慢喝着暖身子。对面的椅子忽然被拉开,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坐了下来。

  他自然而然地拿过程思思手里的茶,一饮而尽,嘴唇接触的地方恰好是程思思刚才喝水的位置。

  “程小姐你好,我叫骆骏,是来跟你…”

  骆骏话没说完,就被程思思打断,“这回又是什么整我的把戏?想用相亲来耍我,是吧?”

  她说完这话,愤怒的起身离开,只是还没走两步胳膊就被骆骏抓住。他稍稍用力,将她拉到自己跟前,两人四目相对。

  程思思甚至能感到骆骏的鼻息喷洒到自己脸上,弄得她脸痒痒的,心里也痒痒的。

  骆骏看着眼前的女人,一字一句道:“谁说我是来相亲的?我是来招聘的!聘请公司里唯一的老板娘程思思。”

  第20次相亲失败我正伤心,总裁上司却来告白“做我的夫人”

  还没等程思思反应过来,吻就落了下来。

  她闭上了眼睛,回应着他,这个吻似乎比那杯热茶还暖人心。(原标题:《原来我喜欢你呀》)

  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  (此处已添加小程序,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)


梦见自己相亲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,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,更多关于故事:第20次相亲失败我正伤心,总裁上司却来告白“做我的夫人”、梦见自己相亲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遨游号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遨游号所有文章资讯、展示的图片素材等内容均为注册用户上传(部分报媒/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)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dra9on333@qq.com反馈,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。https://www.eurlate.com.cn/135216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