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/ 投稿 / 炼丹师异界游(小说:女炼丹师穿越异世成废柴,在乾坤戒指里初次炼丹就大获成功)

炼丹师异界游(小说:女炼丹师穿越异世成废柴,在乾坤戒指里初次炼丹就大获成功)

看着手里的二十八颗天阶七品补血丹,南雪凰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她手上的药材,还可以再炼制出一炉补血丹

  

  看着手里的二十八颗天阶七品补血丹,南雪凰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她手上的药材,还可以再炼制出一炉补血丹。

  之前,完全是报着以银龙王的兽血试验的心态,故而只用了一半的药材。

  现在看到银龙王的兽血炼丹,果然不同凡响,炼制出来的丹药,居然是天阶七品丹药。

  市面上销售的丹药,多半等阶较低。

  像天阶等级的丹药,都甚是稀缺。

  想要在药铺,或是黑市买到天阶五品以上的丹药,没有关系和巨资,无疑是痴人说梦。

  南雪凰从二十八颗补血丹里拿出十颗,装入白色瓷瓶里,备给自己和银龙王用。

  剩下的十八颗丹药,她决定晚饭后,让拿去市面上销售。

  打定主意后,南雪凰出了炼丹室,看到白朗依旧倚在金玉床上休息,她没有叫醒白朗,举步便要离开无天宝殿。

  谁知,步子才迈开,便听到白朗的声音悠悠的传来,“本尊有没有告诉过你,想从这无大宝殿拿出任何一样东西,都要付出相等的代价。”

  闻言,南雪凰秀眉微蹙,眯着熠熠生辉的凤眸睨着大殿之上,倚在金玉床上的白朗,狐疑道:“难不成我拿自己的东西,这还要付出价代?”

  “呵呵……那倒不用。”白朗淡然一笑,“可你,占用了无天宝殿的偏殿,这就是在征用无天宝殿,你总要付出代价吧?”

  南雪凰嘴角一抽,突然觉得憋委的很,自己是的乾坤戒指的主人,为毛自己用乾坤戒指里的所有物,还需要付出代价?

  按理说,这乾坤戒指里的一切,都该属于她才对。

  现在弄的好像她是仆,白朗才是乾坤戒指的主人一样。

  这让她很是心塞……

  察觉到南雪凰的不爽,白朗淡如清风的声音微微叹息,“乾坤戒指的第一任主人,为防邪魔之人得到乾坤戒指贻害苍生,才会定下这个规矩。若是不按规矩执行,纵是邪魔奸佞,都走不出这无天宝殿。”

  南雪凰听言,蹙起的眉头深了几分,她双臂环胸,抬起下巴傲然的睨睥着白朗,“说吧,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?”

  “你把偏室,当成炼丹房,那便以丹药相抵。”白朗目光落在南雪凰手里的白玉瓷瓶上,仿佛一眼便能看穿瓷瓶,得知里面是何丹药,位于几品,沉吟半响,他才道:“初级炼丹师,居然能炼出天阶七品丹药,不愧是乾坤戒指认定的主人。”

  南雪凰前世虽然是名炼丹师,可在这个异世,还是第一次炼丹,属于初级炼丹师,能炼制出天阶上品的丹药,确实是件逆天的事情。

  这要是让同为炼丹师的云氏世家的大少爷云颂知道的话,估计会嫉妒的吐血。

  要知道,炼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炼丹过程中需要掌握的要领太多,纵是一名高阶之境的炼制师,都难以炼制出天阶之境的丹药。

  南雪凰之所以能成功的炼制出来,这全都归于她前世是名炼丹师,有深厚的底蕴和天赋技术,更主要的是,她用了银龙王的血液炼丹。

  否则,她也不可能会炼制出,天阶上品的丹药。

  见白朗的视线,落在自己手上的瓷瓶上,南雪凰薄唇一勾,“想要丹药,没有问题。”

  她说着,掌心一扬,白瓷瓶在虚空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,飞向大殿之上的白朗,“这里有十颗。”

  这十颗丹药,本来是打算给自己和银龙王留用的,现在只能给白朗,权当是占用偏室付出的代价。

  左右,她手里还有十八颗,另外还有药材可以供她炼丹。

  总之,目前,她什么都没有,就是丹药多!

  白朗接过白瓷瓶,指尖一弹,白瓷瓶银芒一闪,化为一缕流光,钻入他的额心,他大掌一挥,“丫头,何时准备闯关?”

  南雪凰想都没想,便道:“今天夜里开始。”

  白朗低“嗯”一声,眼眸深处掠过丝丝期待,他倒想看看,这一身傲气的小丫头,能闯出个什么新天地来。

  南雪凰出了乾坤戒指时,已经是夜幕低垂,月上柳稍,银翘正靠在她的房门前,昂着头望着夜空的万点繁星,若有所思的嘀咕着,“这大小姐,到底是去哪了?”

  南雪凰进入乾坤戒指,并非是选择灵魂进入,而是整个人直接进入。

  这一点,不是所有的宝物都可以。

  是以,银翘出门抓药回来,找不到南雪凰的身影,也不会想到南雪凰是进了乾坤戒指里炼丹去了。

  “你家大小姐,丢不了。”南雪凰在桌前坐了下来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润了润喉咙,“饭菜好了吗?”

  听到南雪凰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,银翘一愣,回头,惊愕的瞪大眼睛。她一直在房间外等着南雪凰,可以肯定,南雪凰不是从她面前进房间的,那南雪凰,是怎么凭空出现在房间里的?

  忽视银翘惊愕的目光,南雪凰一边饮着茶水,一边道:“饭菜若好了,便端上来。”

  “是,大小姐。”心中的疑问,很想问,可一想到自家大小姐如今不喜欢别人过问任何事,银翘便放下心中的疑问,应声退下,不到片刻,便把饭菜端了上来。

  手里有了金币,又有南雪凰发话,银翘今晚做的菜肴有鱼也有肉,还做了份水晶虾子,倒是很合南雪凰的味口。

  吃了晚饭后,南雪凰走到窗子前,抬眸看向弦月高挂的夜空,本是想着把炼好的丹药,拿到去市面上卖。

  可看眼下这夜色,已经有些晚了,便打消了念头,等到明日再拿到市面上去卖。

  打定主意后,她便回到房间,跟银翘道:“你受了伤,退下去休息吧。”

  闻言,银翘一愣,显然没想到南雪凰会让她退下休息,白日开药给她调养,已经让她吃惊欣喜,现在居然会关心她的身体,这是不是意味着,南雪凰已经原谅她之前的背叛?

  “奴婢喝了大小姐开的药,身子已经无碍。”知道南雪凰可能原谅自己,银翘心里很是欢喜,“大小姐若要修炼,奴婢就在房间外守着。”

  南雪凰几不可见的蹙了下秀眉,瞥了眼银翘,“随你吧,没有我的吩咐,不准进房间。”

  见南雪凰答应,银翘忙不迭的点头,“是,大小姐。”说罢,便退出了房间。

  南雪凰这才盘坐在床榻上,闭上眼睛,静气凝神,沉下意识,细细的感觉到,自己的魂力和内部的精神力产生一股强大的波动,她将意识融入精神空间,看到全身被包裹的像木乃伊般的银龙王。

  银龙王此刻仍是处于昏迷状态,苍白到几近透明的脸庞,似乎一碰就会支璃破碎,若不南雪凰和他签订了灵魂契约,知道他没事死,换成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,几乎以为他已经死了!

  南雪凰睁开眼睛,从床榻上下来,把银龙王从精神空间移身出来,跟门外的银翘道:“打盆温水来。”

  门外的银翘听令,应声,不到片刻,便端着温水进了房间。

  当看到房间里的一幕,委实被眼前的一幕给震住了。

  只见南雪凰,正在蹲在地上,脱一位躺在地上,不知生死的银发男子的衣衫,说是脱,就太文雅了,因为,南雪凰完全是粗暴的在撕扯。

  嘶……

  一声声布料撕裂的声音,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。

  很快,银龙王身上的缠裹的纱布,便被南雪凰动作利索的撕扯掉。

  “还好伤口没有恶化。”检查了下银龙王身上的伤势,确定伤口没有恶化,南雪凰这才跟一旁愣住的银翘道:“把水端过来。”

  银翘正在疑惑,这个俊美到让人惊艳的男子是谁时,听到自家大小姐的声音传到耳畔。

  她连忙收回落在银龙王身上的目光,拢回心神,端着水到南雪凰的面前。

  南雪凰拿出一个翠绿色的琉璃瓶,将里面的翠绿色液体滴入水中,用手搅拌几圈,让液体与水融为一体,然后跟银翘说:“给他清洗伤口。”

  看着银龙王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庞,银翘有些移不开眸光,听到自家大小姐让她给银龙王清洗身上的伤口,她眸光移到银龙王性感健硕的胸膛时,脸颊顿时羞的可以滴血。

  南雪凰瞥了眼羞红着脸颊的银翘,冷声道:“动作快点。”

  “是。”被大家小姐发现,银翘连忙垂下头,拧着帕子去清洗银龙王的伤口边缘。

  可还没等银翘的手,碰到银龙王的身体。

  原本昏迷的银龙王,骤然睁开冰翡翠般萦绕着杀气的银瞳,大掌一挥,银翘的身子,便被一股力量打飞出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噗……”

  银翘痛苦的惨叫一声,狠狠的撞在墙壁上,又被反弹着撞在了桌椅上,嘴里吐出一口鲜血,当即晕了过去。

  看到银翘被一掌打的昏死过去,南雪凰秀眉一蹙,恶狠狠的瞪着从昏迷中醒来的银龙王,“我的人,你不准动。”

  听到南雪凰警告的话,银龙王弥漫着危险气息的银瞳眯成一条缝,略显苍白的唇瓣微微一启,溢出的声音,如碎冰落地般清脆渗着寒意,“碰本王身体的人,都该死……”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遨游号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遨游号所有文章资讯、展示的图片素材等内容均为注册用户上传(部分报媒/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)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dra9on333@qq.com反馈,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。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