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/ 投稿 / 英莲(红楼梦:英莲的遭遇有多惨?从小被拐,两家人争夺,还闹出了人命)

英莲(红楼梦:英莲的遭遇有多惨?从小被拐,两家人争夺,还闹出了人命)

英莲本是甄士隐的女儿,是甄士隐的掌上明珠,在五岁的那年,家仆带着英莲出去玩,不慎走丢,结果遇到了拐子

  英莲本是甄士隐的女儿,是甄士隐的掌上明珠,在五岁的那年,家仆带着英莲出去玩,不慎走丢,结果遇到了拐子,被拐子带走,拐子一直以父亲的名义将她养在了身边。

  恰巧隔壁的葫芦庙着了火,一直烧到了甄士隐的家里,就这样,一场大火将甄士隐家烧了个精光。

  因此甄士隐携带妻子落难到了老丈人的家中,由于思女心切,又不适应种田的劳累,最后变得疯疯癫癫,随着坡脚道人走了。

  

  而他的女儿英莲从五岁起便被拐子养在身边,直到现在七八年过去了,也成了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当有人问英莲的过去,英莲只说当年年纪太小,什么都不记得了,她也只认拐子为爹。

  后来,拐子觉得时机成熟了,也该将英莲转手卖出去了,于是拐子将英莲卖给了金陵本地的一个乡绅之子,名叫冯渊。

  这冯渊现在也有十八九岁,幼年时父母就已经亡故,又没有兄弟姐妹,于是他一个人守着家产度日,可是又不争气,女子不喜欢,唯独喜欢男子。

  

  这成了他的一大癖好,可是恰巧那日遇到了长相漂亮的英莲,也算是一见钟情,便想着从拐子的手里买下英莲做妾,从此后改掉癖好,一心一意对英莲。

  却不料,冯渊这边刚给过拐子银两,说三日后便会来接英莲过门,不曾想这拐子贪图无厌,回头又将英莲卖给了薛蟠,而这薛蟠正是荣国府里王夫人的姨侄,也就是王夫人亲姐妹的儿子。

  这薛蟠也是薛宝钗的亲哥哥,父亲死后,薛蟠不学好只学坏,家里的母亲也是对他及其溺爱,根本管不住,任凭他挥金如土,在外面仗势欺人,胡作非为。

  

  这不,他偏偏也看上了英莲,说要将英莲买回家,给了拐子银两之后,硬生生地将英莲给拖回了家中。

  冯渊知道后,立马带着人找上了薛蟠,两人为争夺一个丫头,互相打了起来,哪知薛蟠天不怕地不怕,把冯渊往死里打,打过之后,冯渊被抬回了家中,三天后,竟死了。

  得到消息的薛蟠依旧是大摇大摆地走自己的路,毕竟自己身后有人,根本就不在乎冯渊的一条人命。

  

  冯渊无亲无故,就连去衙门告状的也只是他家的下人,下人向衙门老爷诉苦说,自己家的少爷死的冤枉,替少爷告了一年的状,衙门也从来没有受理过。

  如今换了新官爷,此人正是贾雨村,希望新官爷能替他们做主。

  贾雨村刚上任不久,就碰到了第一个官司,而这个官司还是一条人命案子,他说什么也要替民做主,即刻准备下令追捕薛蟠归案。

  

  可就在此时,府衙里却出现了一个守门人对他一阵提醒,贾雨村这个人也是一个谨慎小心的人,于是他把肚子里刚要发出来的话又给吞了回去。

  等到他退到后堂休息的时候,那个守门人却小心翼翼地来到了贾雨村的身后。

  “大人不记得我了?”那人直接问贾雨村,贾雨村也是看了半天,也没认出他是谁。

  

  “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就是当年葫芦庙里的小沙弥。”经他一提醒,贾雨村瞬间想了起来,只是不知当年的那个小沙弥怎么就变成了如今的守门人。

  守门人一一解释着当年的惨景,经过一场大火之后,庙里被烧个精光,他实在无处可去,又转念投奔了其他的庙宇,不料其他的庙宇景象并不光景,于是他不安现状,选择绪留长发,做起了守门人。

  巧的是,等来的是旧相识,贾雨村见到故人自然是新生欢喜的,只不过那句提醒,又跟这桩命案又有什么关系?

  

  守门人说,大人可能不知道,如今都是官官相护,这衙门本就是为官而设,并非为民,如果大人草率的派人将那薛蟠抓来问责,恐怕很多人都不答应。

  那薛蟠是荣国府里王夫人的姨侄,沾亲带故的,又在这本地,都是权势联姻关系,谁敢得罪?

  再说大人的官职还是贾政举荐的,对薛蟠问罪,就是跟荣国府过不去,大人何必自讨苦吃。

  

  贾雨村一听,这可是桩人命案啊,也不能草草了事了,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,他连连摇头觉得明着面的包庇,很是不妥。

  但是守门人又说,如果大人的乌纱帽都要保不住了,还谈什么公正。

  贾雨村几度排斥,他明知道这件案子该怎么审理,可却偏偏就被守门人说动了,变得左右为难起来。

  

  他摇摆不定地看着守门人,想着事情怎么个完美解决法,即为公正又不得罪权势,可思来想去也没了个主意。

  于是再次断案的时候,贾雨村还是动了恻隐之心,他故意盘问薛家无关的下人,要薛家将薛蟠交出来。

  薛家下人只说了句“薛蟠在半年前已死”的假话,公堂之上,赤裸裸地包庇薛蟠胡作非为,但是冯家下人却心有不甘,说他们薛家说的都是假话,根本就不可信。

  

  这贾雨村还非就信了,既然薛蟠已死,那还追究什么责任,便让薛家出点丧葬费给冯家的下人,就此了事。

  然后贾雨村顺便就给贾政写了一封回信,简单的说此事已解决。

  贾政自然知道贾雨村的意思,他只是生气这薛蟠不争气,还仗势欺人,但是又念其为亲戚关系,最后还只是骂了句“孽障!”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遨游号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遨游号所有文章资讯、展示的图片素材等内容均为注册用户上传(部分报媒/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)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dra9on333@qq.com反馈,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。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